【乡村大凶器】【247-248章】【未完待续】   出处:www.yulan.me    点击:加载中


  正文 第二百四十七章 你婆娘奶子真大

  “哧哧哧”

  如同农家过年割猪肉似得,白嫩嫩的屁股蛋子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崩开,大如脸盆般的屁股蛋子一撅一撅的,娇嫩身子猛然抽搐!两颗掉在胸前的香瓜大奶,摇来晃去。

  “啊!”袁红扯开嗓子嚎了一声,抓着毛毯一阵抓扯,毛都掉了一地,指节因用力而发白,强忍着屁。眼儿撕裂感,感受着大肉棒子一寸一寸的迈进,带着滚烫温度!

  龙根忍着笑意,抠着两半儿白花花的屁股蛋子,趁着润滑油晾干之前,猛然深入,“啪”!一声脆响。

  毛茸茸的大腿根子撞在白嫩。嫩的屁股蹲儿上,掀过一层肉浪。二弟运劲猛地一鼓。

  “啊——疼…啊…疼…嗯嗯嗯…”袁红顿时急红了眼,这是啥鸡巴玩意儿啊,太厉害了,鸟枪大炮也没这个厉害不是?

  要说那东西会拐弯儿吧,偏偏捅屁眼儿的时候,一点儿道理也不讲,直咧咧的刺了进去,一闷棍子下去,一直捅到嗓子眼儿了似得,烧的人浑身没劲儿。

  “滋滋……滋滋滋”

  大肉棒子缓缓运动,做着过渡配合运动,进出抽插,扳开屁股蛋子一瞧,这才好大一会儿,菊花都红了,随着大肉棒子一进一出,上下翻动,紧紧包裹着大肉棒子。

  “教练,咋样啊,还舒服不?要不我来快点儿?”龙根奸笑道,心里乐开了花。

  瞧着教练的骚贱样儿,还以为后门被破了呢,捅进去才知道,教练这屁眼儿都还没开封呢,紧实而温热,包的大肉棒子舒爽无比,如同徜徉在海洋之中似得。

  “啪嗒啪嗒”

  大蛇缓缓刺入,撞得屁股蹲儿响起阵阵清脆之音。

  “啊啊啊——小龙…啊…好疼,好疼啊…别,别日屁。眼儿啊啊…啊,疼啊……嘶……”袁红早就日瘫了,白嫩肌肤起了一层冷汗。

  啥感觉?反正再这么日下去,别说拉屎了,坐都不敢坐!

  “啊…小龙,别,别日啊……不能捅屁。眼儿啊……哎哟喂,我的小祖宗,放过我吧…啊……我给你办,办驾照……还,还不行吗?啊……啊——”袁红惨叫不停,龙根仿佛没听见似得,抓着屁股蛋子啪嗒啪嗒的往里塞。

  袁红急的眼泪汪汪啊,撅着屁股蛋子忍着痛迎上了冲击,撞了两三下便溃不成军。袁红心里那个急啊,这狗日的太能日了吧……“啪嗒,啪嗒哒”

  日了好久袁红不知道,半醉半醒的,晕过去还好受点儿,大肉棒子猛然深入,一棒子下去直接顶到直肠,顶到嗓子眼儿,谁能受得了?

  “教练,我这炮打翻山还成不?”大肉棒子擦干净了,往裤裆里一塞,龙根冲着袁红坏笑道,伸手捏了捏滑腻而饱满的两颗奶子,捏着乳尖儿一扯。

  袁红眉头一拧,“嗯哼,别,别整了小祖宗…嘶,疼…啊……”刚刚挪动屁股蛋子,准备穿裤子,屁股蹲儿被人一刀切开似得疼!

  “小混蛋,这啥破招式啊,不能拉屎,还不能吃饭,你存心想日死我呢?”袁红瞪了瞪眼,一脸怨愤。

  早知道‘炮打翻山’是捅屁。眼儿的话,打死自己也不日了,啥玩意儿啊这是,两棒子下去人都麻了。还日个球啊?

  龙根道:“教练,这就是你的不对了,是你要玩儿这姿势的,可不能怪我啊。我只是履行我的指责,把你搞爽了,这就成了!”

  “咋的,教练,你还没日舒服啊?”龙根装傻,拽着脚踝又要日,“那咱们接着干,反正天还早着呢…”

  “啊…别,不,我不日了。爽了,爽了!”袁红吓的那个小心肝儿乱颤,还日?再日怕自己真的见阎王爷了。

  哎,只希望家里男人这两天儿别回来了,要回来自己不跟他日,不啥都发现了吗?

  两人收拾了一下,准备下山,各回各家,各喊各妈。龙根心想,反正晚上回村里还得大干一场,省点儿体力也好,算算有好些日子没吃大王八了,裤裆那东西好像没以前那么能干了似得。

  袁红自然不能再开车了,腿缝儿疼,屁眼儿痛的,坐在车里都疼得龇牙咧嘴,山路有颠簸,额头上沁出一层细密汗水珠子,低声骂道:

  “小混蛋,看看你干得好事儿,把老娘日惨咯!哎,待会儿你送我去躺医院,让医生开点儿药似得,这么整下去,吃喝拉撒都得趴在床上了…嘶,疼,小混蛋你倒是慢点儿开车啊……”

  龙根正准备调戏两句来着,突然,前方拐弯处来了一辆蓝色马自达,占道向着龙根冲了过来。弯道路窄,让也让不过,俩车就那么堵着,要不是刹车踩的快,肯定来了个甜蜜亲吻。

  “嗤!”一个急刹车停了下来,死摁着喇叭,那混蛋就是不让道儿,堵在路口。

  “次奥尼玛!让开!”龙根骂了一句,“嘀嘀嘀”又摁了两下喇叭。

  这时候,对面下来人了。两个小黄毛,冲这边走了过来,嘴里骂骂咧咧的,全是问候龙根老娘的祝福词。

  “妈的,混蛋,倒车,给老子让开!听见没有?”其中一个黄毛拎着钢管儿,指着龙根,一脸凶神恶煞。

  身后跟着小马仔,手里握着一块石头,破口大骂:

  “小杂种,耳朵长茧了,还是咋的?没听见华少跟你说话呢,让开,信不信老子把你灭了?”

  叫华少的年轻人抬了抬下巴,轻蔑的看了看龙根。心里盘算着,“车倒是不错,可惜啊。哥低调,不稀罕比钱玩儿!老子要真想开好车,三五十万就跟玩儿似得!”

  华少,本名叫李华,柳河乡城镇唯一一家钢材店李大宝的儿子,整个人柳河乡的钢材市场几乎被他一人独占,能不赚钱?可能没钱吗?

  膝下只有一根儿独苗,自然疼爱有加,要星星立马给摘个月亮玩儿,这一惯加上家里有点儿小钱,巴结李华的人自然不少了。外面的人给封了一个“华少”,李华引以为荣。放寒假从省城一回来,开车老爹那辆马自达,出来兜风溜达。

  跟基友小强,带上各自的婆娘,准备上山打野炮,寻个刺激啥的,一路上开车那自然是高歌猛进,蛮横无比。哪知道,要到地儿了,却被人给堵在了路口,瞧着模样还没打算给自己让路的觉悟。

  “臭小子,让你滚开,听到没有,耳朵聋了是不是?”小强又叫唤了两声,扬了扬手里的石块儿,最终没敢砸下去。傻子都能瞧出来,别人那高尔夫还崭新着呢。

  吓唬吓唬人小强还行,真要搂膀子动手,还真欠了那么一点儿火候,除非华少来一句“弄,往死里弄。弄死了,我负责!”

  “啊?柳河华少?”袁红从后排座上勉强坐了起来,才明白发生了啥。再看一眼领头那黄毛小子,脸顿时绿了。慌忙道:“小龙,倒车吧,咱们晚点儿走也行啊……”

  龙根皱了皱眉头,不爽道:“凭啥啊?明明是他占道,为什么要让我倒车让路?”

  龙根的声儿挺大,那根儿大铁棒子还真没放在心上,俩黄毛白卡卡瘦洽洽的,一看就是营养不良,裤裆那玩意儿用的太多了,整个人都有点儿虚了。一拳头一个,毛毛雨的事儿。

  “哟,这婆娘不错啊!”透过车窗,见着袁红圆俏的脸蛋儿饱满胸脯,眼珠子不由得一亮,“啧啧啧,没想到车里还塞了这么漂亮的婆娘呢?”

  小强自然听得懂话,笑呵呵道:“怎么着?华少,要不把这臭小子打懵了,把这婆娘日了,咋样?”

  “好主意!”李华掂量着手中钢管,示威似得往前走了两步,“小子,艳福不浅啊,这婆娘挺漂亮的啊。”

  “嘿嘿。”

  龙根突然咧嘴一笑,眼皮一抬,望向了马自达里的俩个婆娘,骚得很,腮红一大片,红唇黑眼睛,跟熊猫儿似得,不过,实话说,奶。子还是挺大的,大冬天的也不怕冷,居然整了一件儿低胸,乳山一压,瞬间形成两道深不见底的鸿沟。

  “傻帽儿!”小强在一旁骂了一句,讥讽道:“臭小子,你那婆娘不错,送出来让咱们华少享用享用,用完了还给你成不?”

  一旁的华少淡淡的点了点头,眼珠子盯着袁红一个劲儿猛瞧。跟自己车里那婆娘比起来,这样的婆娘才够味儿啊,肤白奶大,散发着一股成熟女人的魅力,骚而不外露!日起来肯定很爽!

  “嘿嘿,你婆娘的奶子好大哦。咕噜!”龙根猛不丁冒出这么一句,盯着马自达副驾上的婆娘,忍不住咽了咽口水儿,一脸猥琐!

  李华顿时黑了脸,怒骂道:“小杂种,你找死不成?”

  “你婆娘奶子本来就大嘛,摸起来肯定很舒服吧。”龙根淡淡道,完全没把李华放在眼里,说完还搓了搓手,做了个抓的手势!

  “杂种!我草泥马!”李华扬起了手中铁棒子,对着龙根脑袋儿砸了过去。

  说时迟,那时快!龙根迅猛如雷,啪的一脚蹬在了李华小腹上,李华像断了线的风筝似得,倒退回去,撞在马自达车脑袋儿上。

  “啊!!”

  正文 第二百四十八章 儿子,小。鸡。鸡还好吗

“啊!我的鸡鸡……疼…哦……”

  剧烈碰撞之后,李华捂着小肚子蹲在地上,白卡卡的脸成了猪肝色,疼痛万分!感觉裤裆那截肉棒掉了似得,疼啊,攥心的疼。

  “啊!华,华少,你,你没事儿吧…”小强举着石头半天没敢砸过去,那杂种出手太快了,都没瞧见,“蓬”一声巨响,得,华少就蜷缩在车头上了。自己能打得过?

  “啊!!”车里两个婆娘也叫了起来,惊愕的眼珠子都掉地上了。尤其是丁香,早就听说过华少威名,昨晚刚刚勾搭上,今儿出来刺激刺激,哪晓得,遇见这么一尊杀神?

  打开车门,丁香从副驾下来,高跟鞋踩的咔咔响,担忧道:“华少,你,你怎么了?没事儿吧,啊…”

  李华那个郁闷啊,出来打个野炮容易吧,杂种使的断子绝孙脚吧,太阴了,太狠了。

  “哎哟,别,别扯,我的鸡鸡啊……鸡鸡断了断了啊…哦”李华张着嘴巴痛叫,眼泪哗哗的往下流!

  太他娘的憋屈了!

  “小杂种,你他妈的不地道啊,你你踢老子鸡鸡干啥啊?”李华哪里吃过这苦头?只有自己废了别人二弟,当即掏出电话,找到‘老爹’的号码拨了出去,冲龙根恶狠狠道:“小子,是男人给老子等着,老子要把你鸡巴割了喂狗!”

  沁园,柳河乡最好的一栋小区,花园小洋楼堪比别墅,沁园,几乎囊括了柳河乡百分之八十的有钱人!方正、曹树在这儿都有房产。

  而这,不过是李大宝住所之一。据外面人谣传,李大宝在庆元县还有一栋别墅呢,至于真假,或许只有李大宝自个儿心里明白吧。

  这天上午,刚刚吞了三颗伟哥,胯下跪着一个漂亮婆娘,大奶细腰俏屁股,估计也就二十五六的样子,明眸皓齿,抓着蚯蚓般的小鸡鸡,樱桃小嘴儿一张,包了下去。小手转动,上下拉扯,嘴皮咀的“吧嗒吧嗒”响。

  “啊…”李大宝点了一支大中华,深深嘬了一口,大腿轻微颤了颤,裤裆一紧,许久未曾站起来的二弟,终于有了一丝反应。

  人老心不老,李大宝觉得自己还年轻,才五十五岁,只要给自己一个女人,努力耕耘,还是能够创造一个民族滴!

  “吧嗒吧嗒,滋溜…”

  那婆娘吃的开心,温润小手使劲儿一撸,肉棒表面的皮往下一扯,舌尖儿顶着光溜溜的脑袋,猛地一吸!

  “哦…嘶…”虎躯一震,李大宝顿时坐直了身体,叼着大中华摁住那婆娘的脑袋儿,肉棒子使劲儿往嘴巴捅去。

  “啪嗒啪嗒…”

  “唔唔唔…唔唔…嗯嗯额…”那婆娘抓着奶子,莹莹呜呜娇喘连连,扭着圆滚滚的屁股蛋子,一阵儿猛晃。

  李大宝眼睛一红,那鸡巴玩意儿似乎更加硬朗了。

  “趴下,我来捅!”

  “嗯嗯额…嗯…对人家温柔点儿,好吗,嗯哼…”那婆娘眨了眨媚眼儿,水汪汪的好看的很,跟狐狸眼睛似得。樱桃小嘴儿一舔,嘴角滑出一抹白沫,白花花的屁股蛋子一摇,一晃。

  李大宝大手一挥,“啪”的一巴掌落在圆滚滚的屁股蛋子上,抓着费好大劲儿才硬起来的棒子,对着小屄缝儿塞了进去。

  “啊…啊…”那婆娘脖子一扬,抖着屁股蛋子,高呼一声。

  李大宝听得来劲儿,握着细腰,耸着屁股蛋子三进一出往前耸动,家伙不大,力度倒是不小,撞的屁股蛋子一阵乱颤。

  “啊啊啊…啊…啊…好厉害啊,嗯嗯嗯…嗯…轻点儿,轻点儿,好不好?好不好啊……嗯嗯嗯……”

  李大宝越干越勇猛,越来越兴奋,感觉回到了年轻时代,骑着漂亮婆娘,大战三百回合。

  “砰砰砰”

  杀得红了眼,眼瞅着到了冲刺阶段,小腹一阵股胀,这时候电话响了。

  “在你的心上,自由的飞翔……”

  “嗤”!

  如同泄气儿的皮球,李大宝顿时软了下来,马上都要出货了,这时候居然来了电话!

  “谁啊,这是……”那婆娘也不满道,“来,咱们接着日嘛,你那东西好厉害啊……”

  这时,李大宝已经掏出了手机,不是别人正是宝贝儿子,虽然不满,却不好表现出来,谁让自己只有这么一个独苗呢?

  “滚一边儿拉去,日,日个球啊日?”不能对儿子撒气,一个小情人还真没放在心上,抬脚踹到奶子上,婆娘痛呼一声,进了洗手间。

  揉了揉淤青的奶子,婆娘不由得暗暗骂道:“老杂毛,以为老娘想跟你日呢,裤裆那鸡巴玩意儿给牙签儿似得,塞进去就跟大海里涮洗拖把似得,老娘屁点儿反应没有!哼,凶个球凶,老杂毛迟早不得好死!”

  “什么?你被人打了?在哪儿?伤得严重吗?”客厅里传来李大宝惊愕,暴怒的声音。

  “小华,你等着!派出所的人十五分钟就到了,爸爸马上出门,最迟半个小时就到!妈的,敢欺负我儿子,狗日的不想活了,等着,我就来了啊。”李大宝心急如焚,儿子是啥?那是老李家传宗接代的玩意儿啊,要有个三长两短可咋整?

  正准备提裤子走人,电话那头又说了两句,李大宝如遭雷轰,顿时愣在了当场,过了许久,许久,才咬着牙道:“儿子,拖住那小子,老子要吃了他的肉,喝了他的血!”

  “儿子,你鸡鸡还好么?”李大宝突然小声道,心一下提到了嗓子眼儿。

  如果儿子真让人给废了,老李家就算完了。难不成真指望自己这几滴清汤寡水播种?

  “砰!”

  重重的关上门,李大宝走了。洗手间的门开了,那婆娘还没洗漱,揉了揉奶子,露出了幸灾乐祸的笑容。

  “哼,老杂毛,现在好了吧,刚刚踹了老娘的奶子,回头儿子就被人废了,哈哈哈…”

  ……

  山道上,龙根叼着一根儿玉溪,笑看着李华,道:“你爹啥时候来啊,会不会也给你带个年轻漂亮的后妈呢?”

  “嗯,儿子这么不要脸,老子肯定也不咋地。你人品都这样了,你爹不跟禽兽畜生又得一拼了?对了,你后妈奶子大不?”龙根依然笑脸盈盈,一点儿害怕的意思也没有。

  不就喜欢叫人吗?老子还不稀罕呢,有本事把老子送到派出所去。

  “小龙,小龙,快回来,回来啊…”车上的袁红向龙根招收,小脸蛋儿写满了害怕,担忧。

  别人不知道,可袁红心里明白!李华这小混蛋倒是没啥,关键他那老爹,是个狠角色,有钱有势,在柳河乡绝对吃得开,罩得住,谁见了不喊一声“大宝哥”的?小龙得罪了这混蛋,能有好?

  “咋的了,”龙根走了回来,一脸轻松自在,毫不在意。

  袁红急道:“走吧,咱们走吧,那小砸碎有背景啊,快走吧,一会儿他老爸来了,就走不了了。”袁红急的直跺脚,这会儿也顾不得屁。眼儿疼了。

  “切!”龙根不以为然,甚至是嗤之以鼻,走不了了?啥人这么大本事?自己怎么就走不了了?

  “我还就不行了,派出所都没这么大能耐吧?又没犯法。”龙根撇撇嘴,深深嘬了一口烟。

  开那鸡巴烂的车,还好意思说有后台,还让自己走不了?笑话,开了个日本鬼子的车就不得了了?有种跟老子撞一撞!

  “派出所,派出所就跟他们家开的差不多!”袁红催促道:“小龙,你不知道,赶紧揍吧。他老子叫李大宝,是镇上卖钢铁的,你说能有钱不?走把走吧…再晚点儿,咱们可就走不了了…”

  袁红的害怕不是没有道理的,自己男人是开车跑长途的,听得多,见得多。有一回,公司里另外一个司机,因为倒车,挡住了李大宝的大货车,李大宝一怒之下让人剁了那司机一只手!

  血腥,且蛮横不讲理!

  挡了个路都能搞得这么血腥?小龙把人儿子收拾成那样,还不得呗李大宝灭门了?

  “嘿嘿,派出所成他家开的了,那敢情好啊,这么说我还非得瞧瞧,这个李大宝有多厉害了!”龙根嘿嘿一笑,满不在乎。

  李大宝都猖獗到这个份儿上了,顺便替静文办点儿实事,清清场子吧,反正乡长秘书的位子给自己留着呢,啥时候上岗都有效!

  “哎哟,小祖宗,我求求你了,还不行吗?走吧,咱们赶紧走吧……”袁红急的掉眼泪啊,小混蛋平时挺精明的嘛,咋这会儿这么孟浪呢?迎着刀片子往上凑着挨打呢。

  “滴滴…嘀嘀嘀…”

  几声喇叭响起,转过弯道,两辆捷达警车出现在眼里,龙根抬头一瞧,哎,这捷达挺面熟的,几个小时之前还自己开着呢。

  李华冷笑,“小杂种,还笑得出来,一会儿就有你好看的了?”

  “哎呀,方叔叔,你可算来了,哎哟喂,你瞅瞅,我都被揍成啥样咯。”李华跑到方正面前一阵哭诉,哀怨的像个小媳妇儿似得。

  方正心情也不大好,白白飘走了十几万,一接到李大宝的电话,立马出警,带了两车人马,为的便是多捞一把!可一见到李华,方正不由得有些郁闷,臭小子,也没啥伤啊?脸是脸,鼻子是鼻子的。

  这咋判案子?总不能又乱抓人吧,现在这个乡长可厉害着呢!

  “儿子,儿子,你没事儿吧,”正在这时候,又来人了,李大宝腆着肚子,一路小跑,抓着李华,上下打量了一阵儿,目光凝聚到儿子裤裆处,“儿子,小鸡鸡还好吧?”

本楼字数:6802

【未完待续】